企业文化

Company culture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企业文化

企业文化

《特凿故事汇》:荣誉背后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20-07-24作者:孙蕾蕾(整理)信息来源:分公司党群部阅读次数:
分享到:


讲好特凿故事,传承特凿精神。大家好,《特凿故事汇》第四讲带着“荣誉树”走来啦!我是此次的故事讲述人孙蕾蕾,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“荣誉背后的故事”。




时间向前回溯到1969年,在那个“一穷二白”的年代,从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台竖井试验钻机的“诞生”与成功试验开始,为完成凿井任务,特凿前辈在钻场上日夜奋战,努力克服一切困难,硬是走出了一条发展钻井技术的道路,从此也开启了特凿人钻井事业的奋斗与坚持。


在斗争中前进

1969年元月,开始在淮北朔里南风井首次试验用钻井法打井。当时的淮北平原正是隆冬季节。钻井工人露天作业,手一碰钢管就粘住了,站在钻台上一会儿鞋就拔不掉了。但是,胸怀朝阳的钻井工人毫无惧色。他们说:“风天雪地正是锤炼一颗无限热爱毛主席红心的好课堂,是培养‘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’革命精神的好战场”。爬30多米高的井架,大家争着上;泥浆池隔墙倒了,老工人立即跳进冰冷刺骨的泥浆中,把砖头捞出,修好泥浆池,保证了泥浆质量;振动筛坏了,井下排出的泥土瞬时堆满了振动筛,他们就脱去手套,用双手扒,在冰天雪地里坚持工作十几个小时。工人同志们就是以这种高昂的斗志战胜了严寒,加快了施工进度。

在钻井的试验过程中,还遇到了不少困难。第一道难关就是泥包钻头。直径几米大的钻头刚刚钻入地层不多一会,速度渐渐变得缓慢,后来,就不转动了。钻头提上来一看,粘土把它包成个大疙瘩。进浆孔、刮刀体被堵的严严实实。大伙围着钻头,用手扒、刮、抠,由于天气太冷,不一会泥土就冻在钻头上了。大家找来钢钎、铁镐,硬是把坚硬的冻土从钻头上一点点刨下,然后用热水把钻头冲洗干净。但钻头一下到井里转不多久就又停住了。怎样解决泥包钻头的问题呢?困难摆在面前。被大家誉为“土工程师”的老工人倪永新白天一步不离开钻场,夜晚在灯光下绘制草图。他根据犁铧耕田的原理,试制成了一种带楞角的刮刀钻头。经使用,终于消除了钻头的泥包现象。改进后的钻头取消了吸收器,切削下来的泥块在井下经中心管直接排出地面。这样结构更加合理,钻进速度大大提高,成功闯过了泥包关。

在陈庄铁矿打主副井筒时,又碰到硬岩关。ZZS-1型竖井试验钻机设计能力只能打煤系地层4~6级软岩,这里火成岩的硬度却在19级以上。面对困难,有的同志信心不足,认为:“拿我们这台钻机打铁矿井筒,简直是拿鸡蛋碰石头”。但多数同志决心迎难而上。开始钻硬岩时,每天还进尺几十厘米,到后来只见钻杆跳动,却不见进尺了。钻头提上来一看,硬质合金牙轮全都磨秃了!硬岩关象只拦路虎,迫使工程停顿下来。同志们心里像一锅开水,上下翻腾着。怎么办?老工人耿云山、任启文说:“党和人民把为祖国争光的任务交给了我们,别说是火成岩,就是一座铁山,也要啃掉它!”经过18天夜以继日的奋战,终于摸到了战胜硬岩的办法,以硬质合金球齿牙轮代替楔齿牙轮,增加牙轮的耐磨性,减少了提钻次数,加快了钻进速度。最终攻破了硬岩关,胜利完成了陈庄主、副井的钻井任务,并创造了66天完成主井深106米、井筒直径4.1米、月成井速度48.88米的新成绩,钻井法凿井技术又向前迈了一步。

在陈庄副井钻进过程中,曾多次发生钻具坠落事故。在充满泥浆的井筒里,眼看不见,手摸不着,人下不去,要捞上来困难很大。一次,一个19吨重的钻头连着两节钻杆掉入井底,并有一节钻杆斜卡在井帮里,事故是严重的。人们围着井口想点子,出主意。仅仅七八天时间试制出十多种打捞工具,最后决定用自制的回形打捞器打捞。一场紧张的战斗开始了,打捞器钩住了钻头,指重仪表指针直线上升,但钻头丝毫未动,而提升钢丝绳却发出响声,若继续提升,钢丝绳就有实然崩断的危险,严重威胁着钻台上正在操作的同志们的安全,如果松绳,打捞器又会脱开钩住的钻头,想要再钩住钻头必将花费更长的时间。这时担任现场指挥的徐孝存冷静地询问了大钩的超载能力,仔细地观察了钢丝绳和绞车基础的工作状态后,喊了声:“大家闪开, 继续提升!”大钩提升力升到80吨、90吨时,钢丝绳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同志们不约而同地喊:“快下来,危险!”徐孝存、任启文两人仍镇静地站在钻台上,一边观察,一边操作。正当人们屏住呼吸观察动静时,钻杆一毫米一毫米向上升,突然提升力下降,钻头打捞上来了,钻场上一片欢腾,人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。

 

没有条件要创造条件上

1973年,开始转战百善煤矿风井时,新工地上是一片庄稼地,没有公路,汽车进不去;没有电,大型设备不能安装;没有住房,几百名职工进去怎么办?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的广大职工牢记毛主席:“中国人死都不怕,还怕困难吗”的教导,学习和发扬大庆精神:“没有条件要创造条件上”。

没有房子自已动手盖。工人们在野地里搭起帆布棚,拿起瓦刀,顶骄阳、战酷暑、干中学、学中干,在贫下中农的支援下,盖起了一排排新工房。

公路不通自已修路架桥。不懂架桥技术,大家把百里外两节报废的预制井壁凿成四段运来当桥涵,在一无电、二无起吊设备的情况下,硬是靠人把能承载60吨的公路桥修好,保证了成千吨重的器材安全地运进了新工地。

没有电,安装队的同志们把稳车装上长长的摇把,全工区打破工种界限,二十多人轮换作战,手磨破了,肩压肿了,不叫一声苦。只用一个多小时便竖起了19米高的抱杆,两个多小时便竖起了30多吨重的龙门吊。

开钻前,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钻杆长度不够。现有钻杆与设计深度还差70米。而钻杆接头我们自己不能加工,求援外厂加工,需要两个月才能加工好,是等还是钻?广大工人反复讨论,提出了利用现有钻具分段钻进的建议。这时候,一些思想保守的人说:“大钻机月成井四十多米到尽了,再提高有困难。”这话有没有道理呢?从设备来看,ZZS-1型竖井试验钻机经过几年的使用,的确有点老了,牙轮秃了,钻头体磨穿了,钻台变形了,三通中心管坏了,钻杆接头螺纹套松了,电机线卷绝缘老化了,而且绝大部分设备没有配件,又无货源,加之接头不齐备,自己又没有加工能力。要是光看物,不要说创造新纪录,就是继续钻进都有困难。然而,钻井工人并没有被困难吓倒。牙轮秃了,他们一个牙一个牙的栽焊合金钢块;钻头体磨穿了,他们及时进行修补;钻进时钻台跳动厉害,他们用工字钢加固;钻杆丝扣松了,他们用四翼卡连接……。 就是用这种修、焊、补、贴的办法,使这台老设备做出了新贡献。并创造了班进尺43.18米的最高纪录,井壁下沉速度由原来每班16米提高到每班40米,短短的87天胜利地完成了173米的钻进任务。最高表土钻进月进尺123.3米,实现了月争百米的誓言;月成井速度60.66米,创造了钻井速度的新水平。

这就是特凿前辈,这就是特凿精神! 

初心筑梦,匠心铸魂。是酷暑和严寒下的特凿人,用奉献和汗水诠释了奋斗的意义,见证了光阴流转,时代变迁。几十年来,改变的是生产力和生产水平的日新月异,而不变的是一代代特凿人的坚守与初心。在一代代特凿“后浪”中,涌现出了世界级钻井专家史基盛、能“上天入地”的矿建劳模周丽民、80后钻井领域行家里手付新鹏、“痴心”不改的中钻技术能手赵明河……,他们在不同的“战线”上为圆同一个特凿梦乘风破浪、踏浪前行,始终以奔跑的姿态感召着身边人!

感谢大家,下期不见不散!